我在傻等的个人门户
炫门户
来访

今日

博客 BLOG<返回博客列表页
陕西美食与文物考古的美妙邂逅
2017-04-27 10:55
分类: 文化

陕西美食与文物考古的美妙邂逅

一九八七年四月九日,陕西省扶风县法门寺地宫被发现,由此而出土大量唐代珍贵文物,成为陕西考古史上继秦兵马俑坑之后的最重大发现。随即引发了大批贵宾和游客造访陕西的又一轮热潮。

人们可能没有注意到,这个文物考古大事件,竟然带动了对于陕西美食的宣传与推广,特别是对于关中西府宝鸡地区美食的宣传与推广。

一九八七年四月,就在法门寺地宫开始发掘的时候,我曾经数次到过法门寺,并有幸下到还是发掘现场的地宫,有幸从考古工作者手中接过那举世瞩目的舍利佛指,仔细观摩礼拜。法门寺先前我就到过,不止一次。这是最幸运的一次。

之后,我又多次到过法门寺。

一九八七年我在陕西省委研究室任主任。之后我又出任陕西省委秘书长。因了这两个职务,从北京和外地专程来陕考察、指导工作的一些领导同志,便由我陪同游览了法门寺,参观了法门寺地宫,观摩了舍利佛指。

来到法门寺,客人们怀着浓厚的兴趣参观了地宫。开始一段时间,还曾将舍利佛指送到贵宾手中。后来就只能隔着玻璃柜观看了。在惊叹于地宫宝藏之丰盛之贵重之余,我们来到法门寺一家饭店就餐。西安到法门寺,那时还没有高速公路,更无论高铁,要走几个小时,这顿饭是非在法门寺吃不可了。

这一吃饭,就吃出味道来了,吃出名堂来了。

我陪同的北京和外地贵宾,都不是文物考古的内行里手,因而对法门寺地宫文物表现出非专家的惊喜交加。同时,他们对美食似乎也了解甚少,对于陕西美食的了解更是几乎等于零,因而他们一看到服务员送上来的从未谋面、难以想象的大美陕西饭菜时,简直有些儿发呆了。

(臊子面)

那一次,我陪同的是中央办公厅的客人。就餐在法门寺税务宾馆,吃的是臊子面。细瓷小碗一上来,对他们来说,就是一个意外。因为先前他们听到的老陕是豪放粗犷的汉子,吃饭用的是粗瓷大黑老碗。而这美好的小碗里竟又只盛了几乎一口便可吃掉的细面,这就又一次打破了他们对陕西饮食的不符合实际的观念。此时此刻,服务员笑容满面,向客人们作了生动详尽的介绍,说这臊子面可以用十二个字来概括,叫做“薄、筋、光,煎、稀、汪,酸、辣、香,不喝汤”,并逐字逐句进行解读。北京来客个个停下手中的筷子,洗耳恭听,几个比较年轻的同志,还取出笔记本,做了笔记。也许是对宝鸡话未能听得十分明白,我便应邀做了“翻译”。针对他们那个陕西“面和碗都是又粗又大”的观念,我特别给他们念了一段形容陕西细面的民间谚语:“薄如纸,细如线,下到锅里莲花转”。我曾在北京工作多年。回到陕西后也曾经多次到北京开会。又在陕西多次接待北京来客。我相信,陕西美食臊子面,就是在法门寺地宫被发现之后,得以积极有效地扬名北京的。我在北京工作时,曾经在朋友家吃饭,一碗挂面,打一个合包鸡蛋,就是最好的招待。那时他们知道有个炸酱面,没听说过更没享用过臊子面。


那一段时间,在宝鸡各县就餐,常常吃到一种叫做“蒸碗豆花”的精致小吃。豆花,有叫豆腐脑的。但豆腐脑制作完成时是在一只大锅里,需要用勺子盛到碗里来吃,而蒸碗豆花则直接成型于一个细瓷小碗,并直接拿这个细瓷小碗享用。这蒸碗豆花的质地极细腻,无论颜色或者状态,看上去都是制作精美的鸡蛋羹。这貌似鸡蛋羹的“蒸碗豆花”,调了宝鸡人扶风人喜爱吃的臊子,与臊子面一样,也是酸辣香、煎稀汪。宝鸡人喜辣又喜酸。辣有线椒,虽辣不暴,寓香于辣。酸有米醋,虽酸不烈,寓香于酸。盛在细瓷小碗里的,貌似鸡蛋羹的,寓香于辣,寓香于酸的“蒸碗豆花”,又一次让北京来客喜出望外,他们不由不惊叹:陕西美食竟然如此地细致讲究!实话实说,我这个老陕,知道有个蒸碗豆花并且吃到蒸碗豆花,也是托了法门寺地宫的福。我没有作深入调查,我觉得,这蒸碗豆花,应该也是改革开放后宝鸡人对陕西美食的一个新贡献。

 (豌豆糊糊)

又一次,河北省原书记邢崇智带了几个人来看法门寺。邢崇智曾经在团中央工作,和我熟悉。陪同的任务自然而然落到我的身上。还是在法门寺税务宾馆。一样吃到了臊子面,吃到了蒸碗豆花,一样赢得了河北客人的交口称赞。可是这回,多了一款新小吃,我也是第一次吃到,我也为之赞叹。这款新的小吃叫做“豌豆糊糊”。豌豆,旧时常常用来喂大牲口。骡马出大力,需要加大营养,光是草料远远不够,必须加一些豌豆。这说明,豌豆极富营养。人们知道豌豆极富营养。人们偏偏不怎么喜爱食用豌豆。而在改革开放的新时期,宝鸡人却用来制作了豌豆糊糊,款待天下食客,款待八方贵宾。宝鸡人可真是慧眼识珠,可真是敢为天下先。我品尝了一口,感觉得香美无比,是一种从未享用过的美味,是一种被骡马优先享用而为人们所忽视了的美味。邢崇智他们尝了一口,感觉应该与我相同,只是不知道是什么,都楞住了。有一位同志说话了:“这是油茶吧?”大家再尝尝,再看看,再想想,仿佛恍然大悟:红红的颜色,糊糊的状态,油油的味道,应该是油茶无疑了。

服务员出来纠正:“这不是油茶,这是豌豆糊糊。”

邢崇智他们听听,看看,再尝尝,再想想,茅塞顿开:果然有一种豌豆的特殊味道,果然是豌豆糊糊,而不是油茶。

其实应该也是油茶。一种不同寻常的油茶。管他是油茶不是油茶,反正好喝。大家边喝边品边议:“这味道很特别,豆香,却不是黄豆、绿豆之香,油香,又与油茶之香有所区别。豌豆,先前人们是不怎么喜欢吃的,是谁想出了这么一招?太妙了!”

我想:应该给想出用豌豆面粉制作豌豆糊糊的人加一个美称:发明家。

河北客人继续议论。一位同志说:“豌豆糊糊,河北所无。若是在石家庄开一家饭店,专营豌豆糊糊,一定火爆!”

河北客人齐声赞同。

我给邢崇智加一个油:“那你回去就动员人开店吧!”

文物考古与陕西美食。法门寺与臊子面、蒸碗豆花、豌豆糊糊。这些原来似乎并无天然联系的事物,就这样巧妙地紧密地联系到一起了。陕西美食,宝鸡美食,也许就是由于与文物考古的美妙邂逅,进一步地、更加深入地为更多人所熟知、所喜爱了。

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


标签:
  • 浏览: 149

  • 收藏: --

  • 分享: --

  • 转发: --

  • 评论: --

评论

暂无评论

博客分类

博客标签

文件归档

访问量

今日 (0)

总访问量 (0)

热门博客主
重磅博文
<
>